王乃彦(46 初)——永不停歇的核弹专家

发布时间:2017.11.12

浏览次数:401

来源:福州三中

点击查看大图

                                   (46届(初) 王乃彦院士(左二)回母校)

 

72岁的中科院院士还坚持给研究生上课

约王乃彦教授采访,我足足用了一周的时间,这还是通过他哥哥的关系。

20061229日,北京,本约定在当天下午采访。到北京后,我给他打了个电话,他说,“实在抱歉,今天下午有个非常重要的会议。”

采访时间推迟到晚上7时30分,他说,他一定提前在办公室里等我。晚7时15分,他果然先到了。他一开口就说,“你直接叫我老王吧”,他说,见到家乡的人,好像见到亲人一样,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低调、客气。

记者翻开他的作息时间安排,发现他一天根本无法睡够8小时,而且没有一个周末是闲着的,各种各样的学术会议,主持着多项研究等,这就是一个七十多岁中科院院士的工作,有人将他称为“永不停歇的发动机”,王老乐于接受这个称号,但是,对于别人给他的“原子弹之父”的称呼,他非常严肃地指正说,绝对不能这么说,一颗原子弹的成功引爆,是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共同成果。

儿时买不起课本父亲帮他抄下来

“买不起书,父亲帮我把课本抄下来,我拿着手抄本念” 王乃彦说,他小时候,由于父亲失业,家里日子越来越艰难,王乃彦差点辍学了,但父亲却对他说,再艰难的日子也得念书。

他清晰地记得,当时上外语课前买不起书,父亲就想办法从别人那里借来了英语课本,父亲将其中要上的课,用笔把单词一个一个抄下来,而王乃彦就拿着这本手抄本去上课。经历了艰难的求学过程,王乃彦不负众望,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分配到现在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中子物理实验室工作,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核物理科学家。

1959年,前苏联成立了杜布纳联合核子研究所,王乃彦得以到苏联呆了六年,完成了多项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工作。他说,后来中国方面找到他的室主任,问王乃彦在苏联期间工作表现怎么样?对方专家竖起大拇指回答说“回国后,你们就知道他的能力怎么样了。”

简单设备下的重大发现

1979年年底,王乃彦调回原子能研究所。第二年年初,日本大阪大学的核物理学家称他们测量出电子束在物质里的能量沉积由于存在双流不稳定性增加了100倍。这个结论在国际物理学界引起了轰动。王乃彦说,通俗地说,一旦确实如此.也就意味着用电子束聚变的方法,几毫克的氘、氚就能等同于两百多吨TNT炸药的爆炸能量,而氘和氚可以轻易从海水中获得。

1983年起,王乃彦开始用自己的实验方法进行测试,当时还有很多国家也在做类似测试。他多次实验证明,日本专家所称的有100倍是不对的,只有3~5倍。这一研究结果和美国国立圣地亚实验室的结果相符合。中美的实验结果证明了电子束聚变是没有前途的,完全否定了日本大阪大学的结论。

原苏联专家来现场察看时,很惊讶地说“很难想象你们在这样的设备和条件下测试出了这样好的实验结果。我们的设备比你们好得多,也没有测出这样好的结果。

1986年,第二届国际相对论性电子束惯性约束聚变会议在日本长冈举行,他应邀在大会上做特邀报告。除了主办方外,大会悬挂国旗的位置主和各国科学家的论文数,也就是研究成果相挂钩。

当他看到自己祖国鲜艳的五星红旗挂在最中间的位置时,他异常激动和自豪。他说“这是最让我开心的一次国际会议。

清晨5点至7点  固定的学英语时间

1999年.已过花甲之年的他,当选为泛太平洋地区核理事会副理事长,更大的压力随之而来,要主持理事会工作和会议,英语无疑成了他最大的障碍。

于是.每天早上5点至7点成了王乃彦固定的学英语时间。晚上10点至12点继续学。上了自己的车,和司机聊几句之后,他又拿出录有英语的录音笔听,在飞机上,他依然听着英语……

如今,在王乃彦家中,桌子上摆放着20多部各式各样的收音机,打开每台都是英语节目。他说,直到现在,每天还花五、六个小时学英语。他说,自己学英语是从“必须—兴趣—喜欢—爱”。如今他出席各国的会议等,能用英文和别人自由交流、做报告等。别忘了,重新再开始学英语时,他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

为表彰他在核科技事业中的贡献和在泛太平洋地区核理事会工作时所作出的成绩,他被授予了2004年度 世界核科学理事会全球奖,在全世界获此殊荣4人中,他是第一位获得此项奖励的中国人。

作为一位导师,他急切盼望年轻人能尽快成长,他常常教育年轻的科技工作者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说“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是科技工作者从事科研实践活动的原动力,也是克服一切困难的力量”

          (编者按:本文原载于200719日《海峡都市报》 记者 郑建彬)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74号 闽ICP备07502183号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万博体育app招聘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